秀山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12738|回复: 16

[分享] 东方红日第1卷韶山日出第13章投笔从戎当列兵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-17 18:5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秀山论坛,结交更多好友,新闻热线:76862332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x
13章投笔从戎当列兵
“投笔从戎”,自古就是中国学子对人生道路的一种选择,青年毛泽东亦然,何况他参加的是直接“推翻清朝、建立共和”的革命军。
  毛泽东半年新军的经历,既影响着他的人生道路,更影响中国革命的历程,还影响着现代中国的走向。
在贺岚岗的支持和鼓励下,毛泽东终于下定了投身沙场、反清御侮的决心。随即,他开始了参军的准备工作——向学校正式提交了退学从军的申请报告;找富有的同学借了一些去武汉所需的费用;邀约了同窗好友郭梓材、毛煦生等人结伴同行;因当时的天气很潮湿,还特地到驻扎在长沙城的新军营地,找一个在这里当兵的朋友借一双雨鞋……
结果,他被卫兵拦住。因为新军发动,大批地开到街中去。
  新军兵分两路,一路沿粤汉铁路进攻小吴门,一路沿北城墙进攻湘春门。进攻湘春门的那一路在守城门的巡防营接应下,很快进入城内。小吴门处在新军内外夹攻之下。毛泽东在一个劳工的帮助下,重新回进城中。然后站在一块高地上观战,直等到最后看到衙门上飘起了写着字的白旗他回到自己的学校,那里已在军队的看守下了。
湖南军政府成立后,大肆扩军,因为湖北革命军和清军正在武汉三镇交战,“首应”的湖南要派兵支援前线。不仅在社会上招兵,在学校也招兵——组成学生军。
10月22日,湖南革命党人焦达峰、陈作新率领会党,联络新军起义,向长沙城发起进攻。清朝驻长沙的巡抚余诚格闻风而逃,起义军胜利占领长沙。于是,革命党人和士兵组织了湖南军政府,推选焦达峰和陈作新分任正副都督。30日,湖南的立宪党人又策划了一起政变,杀害了焦达峰和陈作新,重新推举谭延闿恺当了都督。
  既然湖南也有了革命军队,于是,毛泽东等人就在湖南参加了军队。这时,很多学生都参加了军队。一支学生军已经组织起来,在这些学生军里有唐生智。
毛泽东非常激动,他用了四五天时间规划自己的未来,决心投笔从戎,参加革命军。于是,他和几位同学商量说:武昌起义是成功了,可是离革命的胜利还远得很哩。我想,革命不能光靠嘴巴讲,要靠实际行动。我们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实际行动来帮助湖北起义军呢?我已经想好了,当兵去!”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5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当兵?”同学们都惊奇地望着毛泽东,毛泽东坚定地说:“对!当兵。到湖北去,当革命军!现在,武汉三镇的形势很危急,袁世凯的北洋兵,分两路南下,采取包抄战术,企图钳住武汉。革命党人势单力薄,困难一定不小。我们既然要革命,就不能空手讲白话。光喊口号,是打不倒宣统皇帝的。要革命,就要到战场上去,真刀真枪的干!”
按理,18岁的毛泽东也可以参加学生军,然而他“决定还是参加正规军队来帮助完成革命”。
  立志救国救民的毛泽东清醒地认识到,“清帝尚未逊位”,这正是自己“奋斗的时候。”
“走,报名去!”
这帮学子彼此簇拥着一窝蜂地涌进大门。
在新兵招募处,报名参军的人还真不少,大厅内,中、青、少,学生、工人、市民,熙来攘往,人声鼎沸。
“哎,润之兄,你不参加学生军?”
毛泽东瞟一眼“学生军报名”牌下闹哄又躁动的学生,头决然一摆。
毛泽东:“我不喜欢这支学生军,认为它的基础太混乱。我决定加入正规军,帮助完成革命。”
一人边打招呼边跑过来:“咳,那不是毛泽东君吗?”
毛泽东闻声抬目,竟是一师“高材生”萧子升,他已经是一副戎装了。
“唷,高材生!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萧子升挤过来,迎住毛泽东,一下卸掉军帽,露出剪去长辫的西发。两人同有所感,相视而笑。
萧子升并不怎么尴尬,依然振振有辞:“我是水到渠成,不作过激之举。”
萧子升眼观六路,忽见到近旁的长官,连忙戴上军帽,一个敬礼:“长官!”
出了报名处,毛泽东与萧子升信步而往。
“我已是正目——班长啦,一队的首领!”萧子升虽很矜持,却还是憋不住这些许自得。
毛泽东笃诚地致着意:“恭喜你。”
“这才是革命的头一步。”萧子升宛如胸有城府。
“那第二步,第三步……”
萧子升行至横贯的铁路边,指着通向远方的路轨,满怀憧憬道:“我们这一代,生逢其时,前途是无可限量的!”
毛泽东一睃对方,也不由得纵目眺望——路轨曲折逶迤,伸向无尽的远方……
萧子升兴之所至,三步一跳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6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目光从无尽的远方收回,踏着枕木,走在后面。
“毛泽东君,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?十年、二十年、四十年以后……”萧子升停步回身,昂起西发下的橄榄脸,尖挺的鼻子似乎更显突兀。有顷,他目光一收,看定毛泽东,友好而又不无挑战似地追问:“怎么样?毛泽东君?”
毛泽东凝视着脚下的一根根后去的枕木,心下的忧思多于投军的兴奋:“我第一步是跨出了;第二步、第三步,还不晓得会怎么样嘞……怕不会容易。”
大煞风景!
萧子升头一摆,转而一想,邀请道:“干脆,你就到我们学生军里来,当个副班长,我们一起来打一番天下!怎么样?”
毛泽东接口道:“排长让我就去报到。”
“可惜。”萧子升显出一腔真情,“好,我们就此分手。”
毛泽东诚挚地迎视着对方的目光。
“别忘了我们打的赌哇。”萧子升似戏若真地提着醒,径自离开路轨,拐入马路。
没有笔直的坦途,铁轨又打弯了。昔日的审判厅,如今已是新军的驻地。
毛泽东原先的从军目标很明确:从同学那里筹集一些钱,再和几个朋友结伴北上到汉口去,参加黎元洪军政府的部队。又听说汉口非常潮湿,必须穿雨鞋,而当时的雨鞋可是个奢侈品,毛泽东在学校的生活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了,哪里有闲钱买这么贵的东西。毛泽东决定到家住长沙城外的一个本乡朋友那里去借。出城借雨鞋之时,他却被卫兵拦住。士兵们荷枪实弹地拥走在街上,蛰伏已久的湖南革命党新军为响应武汉革命,也在长沙起义。毛泽东立即变更了原来的从军计划,决定舍远求近,投奔湖南的革命军队。当他到长沙城内军营前准备投军时,负责接收新兵的长官对他说:“你想参加革命军,必须有可靠的我们熟悉的人担保。这是上级的规定。”毛泽东一再要求说:“我是学生,这里只来了我一个人,找谁来担保呢?你就通融一下,让我参加革命军吧!”长官坚不松口:“不行!没人担保,我不敢接收!”两人就这样僵持着。他们二人的对话惊动了一位叫朱其升的上士,他上下打量眉清目秀、文质彬彬的毛泽东,然后问道:“这位兄弟,你同他争论什么事?有话对我说说,行吗?”毛泽东把事情原委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。最后,毛泽东义正辞严地说:“投笔从戎,为完成革命尽力,这还不行吗?” 朱其升被这位有志青年的慷慨激昂的雄辩之词所打动,于是将毛泽东带进兵营,径自找到彭友胜说:“彭副目(副班长),这位兄弟愿意参加革命军,无人担保,我们为他担保行吗?”彭友胜便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。但彭友胜还是照章办事,对毛泽东进行了简短的盘问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7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告诉他: “我现在在长沙读中学。我们学校的学生看见武昌革命成功了,有的参加了学生军。我就来参加你们的部队。”
  朱其升进一步说情:“彭副目,我看,他是个好人,又有知识,我们部队正缺有文化的人,光靠我们这些大老粗是不行的。彭副目,你就给你上司说一声收下他吧!就放在我们的棚里(相当于班)!”时为1911年10月底。
正式入伍之前,毛泽东便于当月底告别了贺岚岗老师,来到程潜领导的湖南新军第25混成协(旅)第50标(团)第一营左队当了一名列兵,亲自走上了革命的战场,为自己的七彩人生添上了一笔重彩。
  毛泽东所在那个队(连)驻扎在湖南审判厅的原因很简单,局势不稳:正副都督焦达峰、陈作新上任才10天,就被叛兵所杀;“首义”的武昌,革命军在与清军激战中连吃败仗,谁胜谁败的问题并没有解决;清廷任命辰沅永道朱益浚为新的湖南巡抚,命他率部夺回失去的湖南政权;在反正当天被斩杀的巡防营主帅黄忠浩的部下,正准备反扑报仇;长沙谣言满天飞,市民心里好不惶然。部队扎在这里,就为维护秩序。
  1911年10月底,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副目(即副班长)彭友胜正与班里的弟兄们在营房外的大樟树下聊天。上司领来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后生,对他说:“这个伢子想当兵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借着月光,彭友胜抬头一望,这后生魁梧、英俊,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温和地看着大家。
“我叫毛泽东,字润芝,小名叫石三伢子,家住湘潭韶山冲。今日来当兵,请各位弟兄多多关照。”没等大家欢迎,后生就自报家门。”
  彭友胜站起身来,拉着毛泽东的手说:“走,进营房看看,正好我的上铺空着,以后你睡上铺,我睡下铺。”
  毛泽东新军历程从藩后街开始。
  毛泽东所在的部队,成分比较复杂。既有和他一样投笔从戎的青年学生,也有来自城乡的忠厚朴素的贫民和小手工业者,还有来自煤矿的坚毅勇敢的工人。毛泽东和周围的士兵及官长都相处得很好。他经常和大家一起拉家常,谈生活,给他们写家信,讲故事。大家都很尊重他,称他为“我们的秀才兵”。
  当时,毛泽东年仅十七八岁,但身材已相当高大。入伍后,整日和成人一起操练、出勤,对此他毫无怨言,十分认真地完成操课任务。在短短的几个月里,便掌握了军事训练的全部课目,了解了许多武器弹药的基本性能,懂得了军队中诸如行军、打仗、宿营以及防守、进退等方面的初步道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军营的生活虽然很刻板,但毛泽东在这里也有乐趣,这就是广交朋友。他回忆这段生活时说:“我同队(连)中有一个湖南矿工和一个铁匠,我极欢喜他们。”“我和队长及一般弟兄都合得来。我能写,读过一点书,他们很佩服我的‘博学’。我能够帮助他们做写写家信之类的事情。”
  “湖南矿工”叫彭友胜。1951年,毛泽东那封《致彭友胜》的信,已收入《毛泽东书信选集》。两人的友谊佳话曾以《悠悠往事湘江边——毛泽东和他的新军副班长》为题,在《人民日报》2011年8月22日8版报道。大致内容是,毛泽东在信中先是劝彭友胜如果能过下去,就在乡下生活;如果实在有困难,就拿这封信找省政府副主席程星龄“帮忙”。此时彭已68岁了,在程星龄的协调下,这位辛亥革命功臣享受了每月30元的生活补贴。
  从中可见,毛与彭在新军营里情谊非同一般。
  毛泽东回忆中提到的“铁匠”朋友,名叫朱其升。
  朱其升是老兵,处处关心新兵毛泽东。毛泽东还没领到棉衣和毛毯,朱其升不仅将自己新发的棉衣给他穿,在天气转冷后还让毛泽东与自己同床共被。空余时间,毛泽东就教朱其升他们读书、写字。在毛泽东的帮助下,朱其升文化水平提高很快。解放后他经常说:“我现在能记账、写字、做生意、办工厂,多亏毛润芝当年的帮助。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退伍后不久,朱其升也在湖南裁军时回到老家湖北大冶,靠种田、打铁养家糊口。1950年春天,人们满怀喜悦纷纷购回毛泽东彩色肖像,张贴在家里。朱其升对着肖像看了又看,眼睛突然一亮,“好面熟呀,是他吗?”再仔细地辨认,认定“是他,是他!”“难道润芝老弟做这么大官了?”
  1952年,朱其升离家到了汉口,走街串巷给人修伞。他惦记着“做了大官的润芝老弟”,就托夜校的孟老师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。想不到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回信。他让孟老师给他读信。当听到“其升兄”时,这位老实的铁匠顿时热泪盈眶,激动地说:“润芝老弟没有忘记我。”孟老师继续读信,“来信收到,甚为高兴,寄上人民币二百万元(旧币,即后来的200元)聊佐小贸资本。彭友胜尚在人间,曾有信来。知注附告……毛泽东 1952年8月30日”。
  1952年秋天,朱其升怀揣毛泽东的亲笔信来到北京。没想到住进中南海的第三天,毛泽东就接见了他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8:5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他在北京住了近一个月。临行前,毛泽东送他500万元人民币(同上,500元),作为路费和生活补贴。返汉后,朱其升把这笔钱做本钱,将汉口桥口附近补伞、修鞋等手工艺人组织起来,成立了“和平油布雨伞厂”,他当上了经理。他经常跟工人们说:“我们一定要把工厂办好,去北京向毛主席报告。”后来,朱其升又一次进京,住了20天。要回武汉时,毛泽东叮嘱他有空可多来北京走走,或写信来反映基层情况。朱其升顿时热泪横流。毛泽东也动情地说:“有困难,有要求,可随时告诉我,我想办法给你们解决。”可4年后,朱其升病逝了,两人友谊未能续写。
  毛泽东对朱其升、彭友胜这种情谊,既是对军营生活的一种回味,更是他对早期群众工作成果的“巩固”。
原来毛泽东在新兵连里,跟不少贫苦的工友、农友交上了朋友。谁个要写封家信什么的,有请必到。谁个要问康有为、梁启超什么的,毛泽东就跟他们介绍《大同书》、维新变法。近些天谈得最多的要数孙中山怎么又下野了?那个袁世凯本是清王朝里面的人,能“民国”得起来吗?等等。当然少不了会说到湖南的新都督谭延闿。
顺理成章,毛泽东成了新兵连里的“大学问家”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7 19:0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所在的部队进驻长沙,但一直没有参与实战的军事行动。毛泽东刚入营就遇见了一件棘手的事。当时战局未定,物资装备匮乏,毛泽东也就一时还未领到军棉衣、军毯等御寒装备,结果还是老大哥朱其升将自己的新军装献出,帮助毛泽东过冬。
  新军操练甚是辛苦,每天三操,点名训话,栉风沐雨,不得稍歇。军营之中没有是非对错可言,一切以长官意志为转移,稍有辩解,非打即骂。仅仅一个多月时间,毛泽东就掌握了军事基础知识和战斗基本技能。
在紧张、艰苦的军事训练之余,毛泽东谨记他的老师贺岚岗临行前后的叮嘱,毫不放松学习,特别是时事政治的学习。
他随军驻扎在法院(审判厅)里。饷银是一个月7元。
毛泽东7元的饷银相当高了。当时一般列兵只有5 .5元。除去伙食和生活费,毛泽东将剩下的大约4元钱都用在了报纸上,形成了毛泽东在军营时闻名的“报癖”。
每张报的四面他一字不漏地看完,报纸上也有新闻,也有政论,也有各种各样的文章,他觉得,真是五花八门,美不胜收!从报纸上可以得到许多的知识。特别从这时起,他就注意研究时事与社会问题。
毛泽东是一个求知欲望极强的人,即使身在军营,他也从未中断过读书看报等学习。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