秀山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4994|回复: 13

[小说] 东方红日第1卷韶山日出第4章停学务农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-14 16:4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秀山论坛,结交更多好友,新闻热线:76862332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x
4章停学务农
1907年夏,毛泽东离开了井湾里私塾,停学在家务农,但是在以后,他和毛宇居的关系一直没断。1919年10月,毛泽东母亲病逝,毛宇居协助料理后事,毛泽东写下了情真意切的《祭母文》长诗和两副灵联。毛宇居将祭文收藏起来,保存了30年,新中国成立后交给政府,刻于毛泽东父母合葬墓右侧的汉白玉上。这是现知毛泽东所写古典诗词中最长的一首诗。
  1921年春和1925年上半年,毛泽东两次回乡,均去拜访毛宇居,并将家里的私事托付给他料理。1927年1月,毛泽东在湖南各地考察农民运动时再次回到家乡,毛宇居率全家父老在毛震公祠召开欢迎大会,并致欢迎词。
  大革命失败后,毛宇居冒险保存了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的听课笔记《讲堂录》和《伦理学原理》的批语,共一万多字。1932年,毛宇居曾冒死保护毛泽东的祖坟;他还尽力保护和照顾毛泽东的亲属,如毛泽覃的妻子周文楠、儿子毛楚雄、岳母周陈轩等。
  1940年,毛宇居等人一起在家乡第四次修订韶山毛氏族谱,其中诗赋多出于毛宇居之手。在反动统治下,他以极大的勇气称赞毛泽东“闳中肆外,国尔忘家”。
  毛泽东也一直没有忘记他。当抗日战争爆发、国共第二次合作后,他们立即书信取得联系、互通情况、互相问候。湖南解放不久,毛泽东便给毛宇居捎信,邀他来京相聚。
毛宇居曾三次进京看望毛泽东。1951年9月,毛泽东热情地接待了毛宇居,安排他出席国庆观礼和国庆宴会,游览北京名胜古迹。当天气渐冷时,毛泽东给他买了皮大衣和皮鞋。毛宇居牙不好,毛泽东又派人送他到医院镶了牙。
  1952年冬,毛宇居受韶山乡政府委托第二次进京,请毛泽东为家乡新办的学校起名、题名,毛泽东听说家乡办学校,非常高兴,就题写了“韶山学校”,他解释说:“现在办小学,以后学校发展还可以办中学、大学。”1959年,毛泽东回韶山,曾到这所学校视察,与全校师生合影留念。1958年,湘潭县委想创办湘潭大学,又一次委托毛宇居进京,请毛泽东题写校名,毛泽东再次热情接待了他,并题写了校名。
  1959年6月25日,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,他交代工作人员的第一件事就是“把我大哥接来”。毛宇居夫妇和孩子们来到韶山招待所,毛泽东与他们作了长谈。
  6月26日下午,骄阳似火,毛泽东邀毛宇居在韶山水库游泳。游泳过后他们一起来到了毛震公祠,看到这里的陈设依旧,毛泽东心潮难平,他对毛宇居说:“1927年我回来考察农民运动,你们就在这里敲锣打鼓欢迎我。”毛宇居惊异地说:“主席,你还记得?”“怎么不记得呢,你还在欢迎会上致词:‘毛君泽东,年少英雄,到处奔走,为国为民,今日到此,大家欢迎。’”毛泽东顺口背出了当年的欢迎词,更让乡亲们钦佩不已。
  当晚毛泽东宴请当年的老党员、赤卫队员、军烈属和乡亲。他将毛宇居安排在上座,并第一个向他敬酒。毛宇居激动不已,连忙起身谦让:“主席敬酒,岂敢岂敢!”毛泽东回答说:“敬老尊贤,应该应该!”毛泽东的尊师佳话很快在韶山一带广为流传。
  1959年6月,毛泽东回到故乡韶山,在同塾师毛宇居叙旧时,他深情地说:“那时我能读书,可就是不好好读,后来在家种了两年田,到了东茅塘麓钟二伯手下读书,才晓得用功了。我二伯不愧是韶山的秀才,教书育人很有办法哩!”
1964年9月29日,毛宇居在韶山病逝,享年83岁。
  1907年,毛泽东14岁,他的大弟弟毛泽民11岁,小弟弟毛泽覃才只有2岁。家里还雇了长工、短工,年已40的母亲操持家务,其劳苦可想而知。
  此时,一生精明的父亲毛顺生,与其说需要一个得力帮手,不如说急需一个好的劳动力。于是,他按照湖南“亲上加亲”的传统习惯,给毛泽东和韶山杨林炉门前罗合楼的长女罗氏定下了娃娃亲。
  罗氏,名叫罗一姑,生于1889年10月20日,比毛泽东大4岁两个月零6天。毛、罗两家原是世交,上两辈人就有亲戚关系。罗一姑的祖母毛氏,是毛泽东的祖父毛翼臣的堂妹。更重要的是,罗家有田产,比较富裕,也不乏读书之人,在当地有较高的声望。在毛顺生看来,毛、罗两家做亲可谓是门当户对了。
毛泽东的父亲毛顺生很喜爱这个有能力的女孩。于是向罗家提出结亲的要求。
1907年毛泽东的家境,在韶山冲来说,虽然算得上境况甚佳,但41岁的文氏照看着全家5口人的生活,也颇为劳累。其时,家里还请了几个长工和短工,文氏除了照料这些人的食宿,还得下田耕作,工作之重可以想见。在这种情况下,希望毛泽东成亲乃是合理的事,媳妇一进门,无疑可以成为文氏的得力助手。那时,毛泽东家已有20多亩田地,父亲毛顺生又经营贩米贩猪的生意,加上前一年生了第三个儿子,可谓发财添丁,家业兴旺。长子成婚更是喜上加喜,绝对要好好热闹一番,花轿酒宴,披红戴绿,吹吹打打的老规矩自然免不了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经反抗无效,被迫接受了这门婚事。毛、罗两家很快选择了良辰吉日,按照传统的方式,为毛泽东和罗小姐举行了极其隆重而热烈的结婚典礼。
  未成年的毛泽东自然是反对这门亲事的,但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,他为了顾及父母和亲友的面子,只好默默地忍受着这桩“痛苦的婚姻”。
  年方18岁的罗一姑生性温顺善良,生得是脸庞圆润、体态丰满,是一位能够操持家务的好手。毛泽东的父母看在眼里,自然是十分满意。但是,毛泽东始终不承认罗一姑是他的妻子,坚决拒绝与这位比他大4岁的新娘圆房,也从未碰过她一根手指头,弄得父亲十分恼火,却也无可奈何。
  毛泽东在1936年曾经对斯诺说:“我14岁的时候,父母给我娶了一个20岁(毛泽东是按传统的虚岁计算)的女子,可是我从来没有和她一起生活过——而且后来也一直没有。我不认为她是我的妻子,当时也几乎没有想到过她。”
结婚典礼上,毛泽东呆若木鸡。因为父亲胁迫他结婚时说过:“你要不同意结婚,以后就不让你去上学了,让弟弟去上学。”毛泽东一心想要去读书,因而被迫接受了这桩婚姻。在结婚仪式上,他规规矩矩地向每位来宾磕头。新娘被揭去红盖头,虽然端庄美丽,但毛泽东发誓绝不碰她一指头。
罗小姐通过明媒正娶嫁到了毛家,成了毛家名正言顺的长媳,得到了族中人的认同。对于这桩婚姻,虽然毛泽东百般不愿,并发誓决不碰她一指头,但毛泽东的双亲是满意的。嫁到毛家的罗氏,为毛家增添了劳力,也为文氏添了有力的帮手。从此,罗氏名正言顺地成为毛家的一员,无论她满意不满意,她“生为毛家的人,死是毛家的鬼。”她自己恐怕都不会想到,她将在毛家度过婚后寂寞而短暂的生涯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嫁到毛家的罗氏,虽然从未得到毛泽东的爱情,但对毛家的人却是十分贤慧、孝顺,对公婆极尽儿媳之孝心,她除帮助婆婆做些家务,就是悉心照顾丈夫,对这个小丈夫非常体贴。这时,由于父亲违约,没有让毛泽东继续上学,他已辍学务农。罗氏经常到田间为他送水送饭,并将他的衣物浆洗叠好,用她一颗纯洁的少女之心,关心、呵护着自己的小丈夫,竭尽全力地尽妻子的责任。
可是“落花有意随流水,流水无情恋落花”,毛泽东与罗小姐有份无缘,封建的包办婚姻使他们的心无法沟通,自幼即有反抗精神的毛泽东始终不满意这门亲事,尽管罗小姐美丽、贤慧可人,痴情一片,也只能化作涓涓的流水,付之东流。
罗氏于1907年至1910年在毛泽东家生活了3年多。而毛泽东于1906年秋至1909年夏,停学在家,白天参加农业劳动,晚上坚持自学。1909年秋至1910年夏,复学于韶山东茅塘私塾。东茅塘距韶山不远,在这就读期间,毛泽东基本上在家住宿,与罗氏相处生活在一起,而且长达三年多。但不爱妻子的毛泽东,抗拒父母的要求,在三年多的时间里,虽与罗氏同床,但他们却是同床异梦。因为毛泽东发誓:绝不碰她一个指头;因此并没有同她过夫妻生活。
罗氏已是一位20岁的大姑娘,她需要丈夫的爱,可是丈夫并不爱她。没有爱情的婚姻,加之繁重的劳务,使正值妙龄、情窦初开的罗氏,心情郁闷,精神压抑,身体素质每况愈下,但她仍坚持劳作,为毛家的生活操劳。
当时的毛泽东,年仅十四岁,尚未到成熟男子的年龄,但却生得一表人才,心地善良,知书识理,也颇得同乡人们的称道,罗家也很中意这个少年奇才。因此,很快答应了这门亲事。辍学后的毛泽东白天要在田里干一个整劳力的活,晚上还要帮父亲记账。正是在这段时间里,他抓紧时间学习,贪婪地阅读了那些能够找到的除了经书以外的各类书籍,包括天文、地理、医学、数学、周易、奇门遁甲、相书、明清小说、诗词格律、各类杂记、传记、地方志、神话故事等等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对父亲最大的“不孝”,大概要算默默的抗婚了。父亲也无可奈何,唯一能做的,就是把“毛罗氏”作为毛泽东的原配妻子写进毛氏家谱。
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,从6岁开始,就做一些家务和农活,如拔草、放牛、拾粪、砍柴,识字后也帮父亲记账。特别是十四到十五岁大约两年的时间里,他成天在地里跟家中的长工一同干活。在这段时间里,石三伢子对父亲的严厉感受很深。
其父是严格的监工,看不得石三伢子闲着,如果没有账要记,就叫石三伢子去做农活。他性情暴躁,常常打几个儿子。他的严厉态度大概也有好处,这使石三伢子干活非常勤快,记账非常仔细。
于是,石三伢子犁、耙、裁、割,全套农活,他都样样在行;还常常跟长工争胜,抢重活干,养成了山区农家子弟的本色:吃苦耐劳,勤快朴实,不怕艰难,对农民的疾苦也体会很深。
毛泽东渐渐地发现,他所读的书中描写的人物大都是一些“勇士”、“豪杰”、“官员”或者“文人学士”,再就是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,极少有贫苦农民被描写成主角。这些,引起了他不断地分析和思考。
知识面越来越广了,毛泽东由自己不信神、不信佛到劝说母亲最好也不要再信神、信佛了。文素勤对于大儿子的这种思想变化感到忧心忡忡,并时常责备大儿子对于敬神拜佛的仪式漠不关心。
  后来这位罗氏女子,于1910年2月11日因患细菌性痢疾,不治身亡,年仅21岁,被葬于韶山冲南岸的土地冲。多少年后,湘潭的毛氏族人依然按照旧传统、旧习惯,把罗一姑作为毛泽东的原配夫人载入《毛氏族谱》。更为荒唐的是,族人们因罗一姑无嗣,还将毛泽东与杨开慧所生的已经不在人世的第3个儿子毛岸龙,作为罗一姑的儿子载入族谱。《毛氏族谱》上写道:“承夫继配杨氏子嗣”,“远智,与原配罗氏为嗣”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的父亲毛顺生终身务农经商,是个生财有道的中国农民。
  毛泽东家每年大约要消费掉4500斤大米,此外还有约7000斤余粮可以出售。此时,毛顺生开始精明地做起了贩运粮食和生猪生意,赚了不少的钱,他还放出了高利贷。家里不得不开始雇工,起初是短工,后来雇一长工,在冬天碾谷的时候,还得多雇一个短工。在运输上,也逐步由肩挑改为用车运送,以后更发展到从银田寺雇船,将米运往湘潭市易俗河去出售。
  毛顺生在攒了一笔本钱后,就不再买进土地了,而是典当别人的田地,因为典地要比买地便宜,自己不用操心农事,便可以取息。他又开始贩卖耕牛了。他们的家开始变得像模像样了,有一座牛棚,一个粮仓,一个猪圈,还有一个小小的磨坊。一开始,这种生意还是小规模的。后来,毛顺生得到岳家亲戚的贷款帮助,便到湘乡大坪坳一带成批购进稻谷,加工销售。
  毛顺生继续聚积财富,他有了资本,也算得是一个财东了。他就在银田寺的“长庆和”米店入了股,并同“祥顺和”、“彭厚锡堂”等店铺有商务往来。为了流通方便,自家还印制了“毛义顺堂”的票子,同“吉春堂”的纸票流通周转。后来,毛顺生一手包办了小儿子毛泽覃与赵家女儿赵先桂的婚姻。
“吉春堂”是湘乡太平坳一家大商号,开有药材、肉食、杂货等几个店铺。“吉春堂”的赵老板,是文七妹的哥哥文玉瑞之丈人家,与毛顺生有远亲关系。
毛顺生每年收入不少,但住房还是父亲毛恩普1878年盖的,泥墙草顶房子,直到他去世前两年,即1918年才掀草盖瓦,改茅屋为瓦屋。扩建13间半瓦房(内含杂屋,其中半间是指与邻居家合用的堂屋)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1936年毛泽东同斯诺谈到了他家的经济情况,说相当于“富农”的地位。1950年隆冬,韶山乡土地改革划成份时,毛泽东为自己家划的成份是“富农”。
  与父亲一心发家致富出人头地的做法相反,母亲则是为毛泽东的长大成人费尽了一片苦心,而对毛泽东影响最大的还是她那种高尚的品德。文七妹性情温和,心地善良,富有同情心,且乐于助人。她对孩子们的教育,常常寓于循循诱导之中。每逢荒年旱月,文七妹就悄悄地送一些米粮接济贫苦的乡亲们。这和过于自私的毛顺生有着很大的反差。
  毛泽东在延安与斯诺谈话时说:“我母亲是个心地善良的妇女,为人慷慨厚道,随时愿意接济别人。她可怜穷人,每逢灾荒,一些穷人前来讨饭的时候,她常常给他们饭吃。但是,如果我父亲在场,她就不能这样做了。我父亲是不赞成这样做的。我家为了这事多次发生过争吵。”
  “我家分成两‘党’。一党是我父亲,是执政党。反对党由我、母亲、弟弟组成,有时连雇工也包括在内。可是在反对党的‘统一战线’内部,存在着意见分歧。我母亲主张间接打击政策。凡是明显的感情流露或者公开反对执政党的企图,她都批评,说这不是中国人的做法。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9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母亲的影响和支持下,毛泽东像母亲一样,对穷苦人非常同情。少年时代的毛泽东养成了乐于助人的品性。至今,在韶山还流传着许多毛泽东助人和同情穷人的故事。
  八月的一个中午,毛泽东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去外婆家,行至湘乡五里牌,他看见一位挑着一担盐的老汉在艰难地移步。毛泽东赶上去问:“老伯,你挑这么多的盐到哪里去?”
  “我到凤音四都!”
  毛泽东从袋子里拿出一条裤子,说:“我也去凤音四都,帮你背一点吧!”
  老汉感谢地说:“那太好了。”
  毛泽东便把裤脚扎好,装了满满一裤子盐扛着,绕道走了十多里,把老汉送到凤音四都石坝咀,连饭也不吃就走了。他回到唐家坨已是晚上掌灯时分了。
  毛顺生的堂弟毛菊生,家境十分贫困。毛泽东和母亲主张接济贫困的毛菊生,每到年关时,他们背着毛顺生送去白米、腊肉。
  一个农民秘密会党哥老会的一些成员,到毛家行窃后,毛泽东说:“这是件好事,因为他们偷到了他们没有的东西。”
  当然,他这种大逆不道的观点,不仅遭到父亲的反对,连他的母亲也不赞成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一个大雪纷飞、寒风刺骨的冬日,毛泽东到学校去读书,路上遇见一个衣服单薄破烂的少年,在风雪中冻得浑身直打哆嗦。毛泽东亲切地问明他的情况,了解到他家境贫苦,就非常同情他,便脱下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送给他。
  第二年,母亲晒衣服时,发现少了一件衣服,问起儿子,毛泽东才把真实情况告诉了母亲。
  毛泽东最讨厌的是去为越来越富的父亲四处要账。
  在一个旧历年关,父亲要他去收一笔卖猪的账,毛泽东去了,账也收了。可是,他在回家的路上,碰到一群衣衫褴褛的穷苦人,就把全部的收入都分给了他们。回到家挨了父亲一顿臭骂。
  有一回,毛泽东买了一个老阿婆的一头猪,讲好价付了定金。没过几天,父亲让毛泽东去把猪赶回来。此时,猪价又涨了几元钱,老阿婆后悔自己把猪卖早了,受了损失。毛泽东很同情她,就没有把猪赶回家,只收了老阿婆退还的一元定金。父亲见他没有把猪赶回来,就责问他是怎么回事,毛泽东只好如实讲了,父亲非常生气地骂他说:“你呀!有钱不赚是傻子,是败家子!”
  就这样,毛泽东在和父亲发生矛盾时,常常用温和而又坚定的反抗,使父亲这个暴躁的、贪婪的守财奴狼狈不堪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5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1907年这一年,因为他和父亲发生了冲突,就辍学在家,一直到1908年,就在家务农。他白天同成年人一样在田间劳动,跟随长工毛春成学会了扶犁、掌耙、扬谷、下种等农活。晚上,则成了父亲的管账先生。
  当然,毛泽东的兴趣并不全在这上面。晚上他很快记完账,便躲进自己的卧室,点起桐油灯,读起书来。父母住在隔壁,总是催他早点睡觉,第二天早上好去做工。毛泽东听到催促声,便用布遮住灯光,继续看书,而且常常读到深夜。
  毛家的房子里有一个暗淡的黄色亮点,黑暗中一面墙壁依稀可辨。虽然在中国农村这绝对是应该睡觉的时候了,毛泽东却正在屋子里熬夜。他俯身坐在那里,面前是一本描写绿林好汉的小说《水浒传》,或者是《西游记》。毛泽东那汗流满面的脸,贴近那一盏火苗只有黄豆大小的油灯,并且还用被子半遮着油灯及自己,以免灯光照出去,因为毛顺生不喜欢他的儿子夜里费油点灯。毛泽东一看就是三更半夜,父亲总是喊他:“快早点睡!明天早起还要做工夫!”
  母亲有时候也催他说:“快点睡吧,莫熬夜了,这样会把身体搞坏的。”
  毛泽东也总是回答说:“好,就睡了,就睡了。”
  父亲很快就看出了他的把戏,他起床后看到毛泽东还在看书,就吼道:“哪里这样的喊不应哪!你一夜熬掉了多少桐油,一个月下来就是几百文铜钱,这样下去那还了得?”
  父亲说着把毛泽东的书翻过来一看,竟是一本《西游记》,就更生气了。
  一天上午,毛顺生看到毛泽东在地边的一块墓碑旁看小说,于是,就大发雷霆,说:“你是不打算干活了?“
毛顺生说着扫了一眼毛泽东身边的两只空粪筐,又责备他一上午也没有从猪圈里往田里送一筐粪。
毛泽东说:“爹,我不是不干,我只是歇一小会儿。”
  事实上,毛泽东已经送了五六担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5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到了傍晚,毛顺生发现他的儿子又在那块墓碑旁看那些离经叛道的东西,他责备毛泽东被那些坏书教坏了,以至于连父亲的警告都不屑一顾了。
毛泽东说:“爹,我是听你的话的,你要我做的事我都照做了。活我要照常干,书也要照常读。”
  当毛顺生发现毛泽东一下午至少送了15担粪肥时,本来不高兴的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。
  毛泽东如饥似渴地阅读他所能找到的一切书籍。有一天,他忽然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,就是中国的旧小说和故事里有一点很奇怪,里面没有描写种田的农民,所有的人物都是武将、文官、书生,从来没有一个农民做主人公。毛泽东对此困惑不解,问了许多人也都回答不出来。这个问题困扰了毛泽东两年。后来,他分析了小说的内容,发现书中颂扬的全是武将、文臣这些人民的统治者。而这些人都拥有大量的土地,他们是不必种田的,因为土地为他们所控制,而让农民替他们种田。
  毛泽东读完在韶山所能借到的书,还跑到唐家坨,从表兄文运昌那里借书读。毛泽东到外婆家,往返要跑二十来里崎岖的山路,表兄文运昌告诉他说:“相公借书,老虎借猪。所以还是要先打条子后拿书啊!”
  于是,毛泽东每次向文运昌借书时都要打借条。他还书时,还常常把卷了角的书放在凳子上,用手小心地压平,或用屁股坐平,然后“完璧归赵”。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