秀山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6874|回复: 12

[小说] 东方红日第1卷韶山日出第3章农民的儿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-14 16:35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秀山论坛,结交更多好友,新闻热线:76862332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x
毛泽东在读书上不用父亲操心,但是他常常会做出一些“离经叛道”的事,倒使父亲大伤脑筋。
  在南岸私塾后边,住着一户人家,女主人叫邹四阿婆。她家屋旁有枇杷树、柚子树、桃子树。到了果子成熟时,毛泽东和他的小伙伴们的眼睛,就被树上的果子勾住了,恨不得变成枝头的黄莺和八哥,飞上去一口一个。只是邹四阿婆看守得严,手里还常常拿着个长竹竿,随时准备教训偷果子的小孩。个小孩偶尔偷她几个果子,她又是嚷,又是追打,还要向家长和私塾里的先生告状。小孩们在背后都骂她是“小气鬼”、“背时婆”,于是也就存心跟她作对。
  有一次,毛泽东和小伙伴们以为邹四阿婆失去警惕,就发出信号,猴子一般爬上树去,冷不防一声吓人的叫骂突然传来:“好呀!”也不知在那儿猫着的邹四阿婆拱了出来:“哼,这回看你们‘小泥鳅’往哪里钻!”邹四阿婆冷笑着,挥动竹竿就打。
  “跑!”毛泽东一声令下,指挥着伙伴们躲闪。邹四阿婆看到毛泽东比一般孩子长得高大,又是个“头儿”,便把竹竿转向他,呵斥道:“石三伢子,我先逮住你!”
  毛泽东和小伙伴纵身翻过一道沟,爬上两棵大枞树。等邹四阿婆跌跌撞撞地追来,他们已经高踞树杈,笑着、喘着气做鬼脸。
  邹四阿婆还会做干果,什么梅子、黄瓜、茄子一类普普通通的东西,经她的手一摆弄,就变成了酸中有甜、甜中含辣的“山珍”美味了。每当她把做的干果晾晒在外面时,毛泽东和小伙伴们总要想方设法去偷吃。
  精明的邹四阿婆,为防止小孩们偷吃,她架起梯子,把干果晾晒在屋顶上。毛泽东和小伙伴们可犯难了,搬动梯子会被发现,用竹竿挑拨,要弄出响声。毛泽东正想办法,忽然看见几只飞起的蚱蜢,他心里一亮,这不是“天兵天将”吗?于是,他们马上捉了几只蚱蜢,用细长的绳子栓着蚱蜢锯齿形的长腿,顺风把它抛到房子上的果子里。这办法果然有效。毛泽东他们牵动绳子,待蚱蜢正要起飞,突然往下一拉,蚱蜢那锯子般的腿就把一些干果弹了下来。小伙伴们忍住笑,捡着抢着吃果子。
  傍晚,邹四阿婆收干果时,发现干果稀少了,既没有起大风,鸡又飞不上去,地下也不见痕迹,她越想越糊涂:“想必是给背时的喜鹊、乌鸦吃了?”
  如果毛泽东在学校看到不公平的事情,或有大的同学欺负小的同学时,他也要打抱不平,挺身而出维护那些弱小的同学。因为这样,毛泽东还和班上的同学打过架。
  母亲文七妹是个仁慈的妇女,为人慷慨厚道,随时都愿意接济别人。她同情穷人,并且当他们在荒年里前来讨米的时候,常常送米给他们。但是,如果毛顺生在场,她就不能这样做了。毛顺生是不赞成施舍的。为了这事,一家人曾经多次发生争吵。
母亲心地温厚,待人宽容恭让。她贤德善良,富有同情心,怜惜穷苦人,肯予人以帮助,每逢荒年旱月,经常背着丈夫,悄悄送米粮接济贫苦乡亲。这种美德,对毛泽东影响极深,甚至影响到他的一生。
父亲则反对施舍,但他是“执政党”,一知“在野党”救济穷人,就与“在野党”争吵。争吵时,毛泽东总是联合弟弟帮助母亲。“在野党”人甚多,未掌权,所以“执政党”在家时,母亲就不敢施舍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6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反对党由文七妹母子四人组成,有时甚至于连雇工们也包括在内。可是在反对党的统一战线内部,存在着意见分歧:母亲文七妹主张间接打击的政策,她批评了任何公开动感情和公开反抗执政党的企图,说这不是中国人的做法。
毛泽东比别的孩子显得成熟,他不爱做声,也不爱跟别的孩子一样贪玩,他唯一的嗜好就是看书。尽管他不喜欢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,但他听课也听得非常用心。他每天将先生布置的课文烂熟之后——因为毛泽东几乎是过目不忘。他每一次拿出课文出来的时候,同时也将《红楼梦》或《水浒传》有时是《三国演义》,反正是他最喜爱看的书压在经书下面,只要先生没有在课堂上或没有注意他,他就把规定阅读的经书放在上面,而看的是小说。只要看到老先生来了,他马上打开经书,仿佛在认真的看课本的样子。
当时这些书是被清政府视为邪书、禁书的,因为清政府认为,知识分子看了这些描写农民起义的书后,会对他们的统治不满而反抗朝廷。自然,那些正统的儒家学者也鄙视这些所谓的“歪理邪说”。
毛泽东不大喜欢枯燥难懂的经书,但他有着过人的记忆力和理解力,仍然学得很好。自幼烂熟于胸的知识,是很难抹去的,成年后常会自然地使用。以后,他读了《左传》,使他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这六年“孔夫子”的教育,培养了他“鉴古知今”的爱好,帮助了他后来的“古为今用”。
毛泽东对人很有礼貌,但对于无理取闹的人力主制服。他常常对人说:“逢恶就莫怕,逢善就莫欺。”
有一天,毛泽东从韶山去外婆家唐家坨,行到石砚冲的山边,突然有一个人双手叉腰挡住了去路。这个人是富家的子弟赵某,平时欺侮贫弱,经常在穷人面前卖弄文墨,附庸风雅。他早已听说毛泽东聪明机智,这次要故意难为毛泽东。赵某说:“我知道你是文家外甥,今天我要考考你,若能答出题,我让你过去,若答不出题,别怪我赵某不客气,你得大方框关小方框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毛泽东质问道,赵某神气地说:“若答不出来,就是让你从我胯下爬过去。”
  毛泽东不慌不忙,也来了一个双手叉腰,说:“你爱问就问吧!”
  赵某说:“百家姓里的‘赵钱孙李’,分开怎么解释,合起来是什么意思?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稍加思索,便说:“赵公元帅的赵,有钱无钱的钱,龟孙的孙,有理无理与李同音。大宋天子赵匡胤说过:有钱龟孙不讲理!”
  毛泽东不仅按要求回答了赵某的刁难,而且巧妙地骂他是“有钱龟孙不讲理”。赵某人听后,满脸怒气,但又挑不出毛病,也不好发作,只好让毛泽东过去了。
  这正是:韶峰石头多棱锷,为柱长天不折琢!
  反抗压迫、追求平等,不唯少年毛泽东,人人如此,天性使然也。童年的毛泽东也像其他孩子一样,不过是一个“顽童”。可是一般孩童在经过长期的社会“历练”后,基本上都已经被琢磨得没有棱角了,圆滑了。而毛泽东的不同于常人之处就在于,他以他那叛逆的个性,对父亲的打骂实行反抗;对老师的指责据理力争;对邪恶势力的压迫进行反击;在强大的陈旧的习惯势力和影响面前,始终没有被驯服,没有被琢磨得像大多数人一样,反而是把他那种可贵的理性的倔犟性格,即天生的斗争思想萌芽,随着自身素质的不断提高,一步一步地升华为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——与天奋斗,其乐无穷;与地奋斗,其乐无穷;与人奋斗,其乐无穷。他将这种斗争哲学作为座右铭,终生实践,至死不悔。
毛泽东在南岸私塾读了两年多书,长进很快。邹春培感到自己已教不了毛泽东,便找到毛顺生诚恳地说:“咏芝了不得啊,他的才学比我高,我已经教不了啦。”1904年秋,毛泽东离开南岸私塾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泽东在南岸私塾读了两年多书,长进很快。邹春培感到自己已教不了毛泽东,便找到毛顺生诚恳地说:“咏芝了不得啊,他的才学比我高,我已经教不了啦。”1904年秋,毛泽东离开南岸私塾。
  新中国成立后,当毛泽东得知邹春培已经谢世,他十分怀念,曾三次给邹春培的儿子邹普勋写信致以问候。1951年9月,他邀请邹普勋进京,忆起在南岸私塾读书时的情景时,毛泽东深情地说:“邹先生是个好人啊!他是个严师啊。我那时读书顽皮,不懂得严是爱、宽是害,还造过他的反哩!”
毛泽东9岁上,每天早晨和下午放学,不是放牛、割草,就是收拾菜园。
石伢子喜爱家里的大黄牛,常用牛篦子给牛梳洗捉虱,把那头大黄牛喂得膘肥体壮。黄牛又最听毛泽东的使唤,当地人便称毛泽东为“牛司令”。
“牛司令”之名,另有一个渊源。
石伢子和同伴放牛时,经常在山坡上玩耍,一玩起来往往就误了放牛,要么是到了时间牛还没有吃饱,要么是牛跑到人家的田里去啃庄稼。怎样才能既保证放好牛,又让大家玩得痛快?
石伢子和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,把同伴们组织起来分成三班:一班看牛,不让它们吃了庄稼;一班割草;一班去采野果子。每天轮班,今天看牛的,明天割草,后天去采野果子。这样,各人都有自己的工作。 快到晌午的时候,大家都回到了原来聚会的地方。看牛的孩子们,让牛吃得滚圆滚圆的;割草的孩子们,都装满了一大篓子;采野果子的孩子们,从山里带回来大堆大堆美味的野果……
这时候,石伢子就把草和果子拿来,合理地分给每个人。有时不够分了,他就少分一点。而有剩余的草,他就用绳拴起吊在树枝上,谁能跳起来抓着就归谁。大家把牛栓到树上,每人分得1份牛草,然后坐在树下吃野果,讲故事,还要做游戏,最后尽兴而归。
和石伢子一起,不仅能放好牛,而且玩得痛快,因此,小伙伴都乐意同石伢子一起放牛,称他为“牛司令”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7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1904年秋,毛泽东转学到了关公桥私塾,塾师叫毛咏薰。
毛泽东是一个非常富有同情心与公平意识的孩子,他特别同情那些贫穷的同学。有一次,他看到一个同学家里因为贫穷而带不起中午饭没有饭吃,他就把自己的中午饭分给那个同学吃了,自此,他每天中午都是这样。可是,回家吃晚饭的时候,母亲看到毛泽东好像非常饿,狼吞虎咽的吃得非常多,这让母亲看得有些痛,也有些疑惑,便问毛泽东:“孩子,你带了中午饭吃了的,为什么还是那样饿呢?”
有一天,毛泽东突然向母亲提出要带午饭到私塾里去吃,而且每次都带得多。不久,细心的母亲发现,儿子放学回家时篮子里的饭总是吃得颗粒不剩,到了晚上用饭时,儿子依然饿相十足,几筷就扒掉一大碗。母亲对此开始不安起来,担心儿子莫非得了什么病。毛泽东慢慢从母亲不安的眼光中体会到了一种隐藏在心中的歉疚,一种深沉的母爱。他想到了母亲平时的教诲:“要做一个老老实实的人,莫说假话。”于是就把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,全告诉了母亲。
原来,私塾里有个叫黑皮伢子的新同学,父亲为了让他能认几个字,硬着头皮用加三的利息向米铺借了几串铜钿交上学费,书是得读了,但肚皮却无法填饱了。毛泽东知道原委后,就每天带饭来和黑皮伢子一起吃,饭后还帮着黑皮伢子拾柴,争取把学费挣回来。母亲听完儿子的讲述,脸上布满了笑纹,夸他同情穷苦人,做好事,也教育他要说实话。以后,在儿子带饭篮子里,每天都放有足够两个人吃的东西,毛泽东不再需要半饥半饱地拖到吃晚饭时来填满肚子了。
然而,黑暗的社会,黑暗的现实,并没有给毛泽东的同情带来美好的结果,反而把他的美好愿望击碎了。不久,黑皮伢子家境况恶化,还不起高利贷,被迫辍学,只好谋生去了。望着黑皮伢子眼泪汪汪地离开私塾的身影,那朝夕相处的熟悉的身影,毛泽东惋惜、惆怅,进而开始愤怒。由此,他性格中敢于和压迫势力对抗的一面迅猛地发展起来。
塾师毛咏薰是一个更显苍老,更古板的老学究,是有名的“恶先生”,常因毛泽东的刨根问底而哑口无言,半年后他就辞退了无可奈何的毛泽东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8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1904年这一年,毛顺生手头的钱增多了,他买进了家境十分贫苦的堂弟毛菊生的7亩水田,毛泽东和母亲同情毛菊生的苦楚,一起反对父亲这样做。毛顺生则认为,这没什么不应该的,他说:“管他兄弟不兄弟,我这是用钱买来的田。”
  这件事留给毛泽东的印象太深了,以至多年以后他还在思考这件事情。
1904年11月23日,毛翼臣去世,葬于韶山滴水洞大石鼓。
这时毛顺生成了中农,其父毛翼臣去世,拥有3个儿子和15亩田地。这些田地每年可以收60担谷。一家5口,每年食用共35担----即每人7担左右----有25担剩余。利用这个剩余,他又开始做贩运谷子的买卖,从而赚了一些钱;积蓄了一点钱,过了一段时间又买了7亩地,当时每年可以收84担谷,这就不断地兴旺起来,上升到富农的地位了。
他成为富农之后,就把他的大部分时间用在做这个买卖上。他雇了一个长工,并且让孩子们和妻子都到地里劳动。毛泽东6岁就开始干农活了。毛顺生并没有开店,他只是从贫农们那里把粮食买下来,然后运到城里卖给商人,在那里他可以得到较高的价钱。在冬天碾米的时候,他便加雇一个短工在地里劳动。所以这个时候他家就有7口人吃饭了。虽然吃得很节省,不过总是够吃的。
1905年春,毛泽东又先后转入桥头湾和钟家湾私塾就读。
这一年,毛泽东害了一场大病,在母亲的多方护理调养下,才慢慢地好转了,只是他的身体更加瘦弱了。由此毛泽东想到,如果身体长久不好,将来什么事也不能做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呀!于是他下了决心,一定要把身体锻炼好。
看兵先看将,看娃先看娘。母亲总是不声不响地操劳,毛泽东也学得了母亲的忠实厚道,从不偷懒取巧。一次,父亲叫毛泽东和弟弟到地里去摘豆角。弟弟调皮,专挑稀处摘;毛泽东诚实,总是挨一挨二摘。父亲来了,看泽民摘得宽,夸弟弟,责哥哥:“你在干什么呢?这么大工夫只摘了一小片,弟弟已摘了多大一片,你和弟弟比一比,不害羞吗?”毛泽东没吱声,还是忙着摘。父亲看了泽民篮子,已得半篮;再走近泽东,一边吼:“说你呢,听见没有……”看着毛泽东满篮豆角,他上下牙床一拉开,半天合不拢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父亲咂咂嘴,不自在地笑了。他连忙叫小儿展劲:“你哥哥已摘满篮子呢……”。
母亲特别喜欢毛泽东的诚实、纯朴,亲昵地叫他“石伢子”。父亲则不然,为副严父之实,行“执政党”之权,赞的少,压的多。尽管如此,毛泽东任劳任怨,以尽孝道。他6、7岁时,父亲插秧,他提着小畚箕,及时、均匀、准确地把秧个子撒到大田中;父亲翻土耕地,他拔除杂草,除莠务净;父亲挥镰割禾,他拾稻穗。
毛泽东在童年时,由于受母亲的影响,也是信神的,而且信得很厉害;后来书读多了,就不信了。书读多了,是非感也更明晰了。除了母亲信佛不堪为表率之外,他发觉母亲影响到他心灵中的,好多都是真的、善的、美的,他也就更有勇气去实行。
毛泽东对四书、《左传》背诵如流;《纲鉴易知录》了然于胸;《三国》、《水游》、《西游记》,造反有理铭心刻骨。经书不为毛泽东所爱,却专喜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等“杂书”。《纲鉴易知录》这类简明的历史读本,又使毛泽东有了“鉴古知今”的历史嗜好。
韶山的“杂书”、“闲书”被他借读一空,他又往返50里,借书借到唐家坨。舅父文运昌等尽其所有,悉数借与。毛泽东每看完一书,必及时奉还。
毛泽东一共读了六年私塾,韶山的几处私塾,什么桥头湾、关公桥、钟家湾、井湾里全读过了。他很喜欢读书,但不喜欢天天都读的经书。那些经书既枯燥,又深奥,连老师也讲解不清。虽然他能按照严格的规定信口背诵,却实在引不起兴趣。为了满足求知的渴望,他就陶醉在被认为是旁门邪道的“杂书”——中国的旧小说中去了。《水浒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三国志演义》等小说,他总是想方设法偷着读。他的老师毛禹珠,看到他喜欢读杂书,就故意多弄些《左传》、《春秋》一类的经书课文,让他背诵,他都能应付自如。毛禹珠很喜欢这个学生,向毛顺生称赞他的读书天资,劝毛顺生以后送这个儿子到外地去读书。
毛泽东读杂书也像读“正课”一样,极其用心,画上圈、点上记号,或写上批语。他的记忆力和领悟力很高,小说中的许多故事都记得很熟,许多人物事例都能够随时用来观察和比喻生活。
在贪读这些传奇小说的过程中,少年毛泽东逐渐思考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:为什么在这些小说中看不见种地的农民?而书中的人物都是些帝王将相、官绅士大夫呢?他接触和熟悉的是农民生活,深深知道农民养活了社会,而社会却忽略了他们。
1905年9月25日,小弟毛泽覃(又名潭琳)出生。
1906年秋,毛泽东到井湾里私塾毛宇居门下读书。他仍然是那样聪颖好学,深得老师喜爱。但他仍是那样顽皮淘气,使老师深感头痛。一次毛宇居外出,临行前规定学生要在屋里背书。先生刚走,毛泽东就背着书包爬到屋后山上去了,一面背书,一面摘毛栗子,书背熟了,毛栗子也摘了一书包。回到私塾,他给每个同学送上几颗,也孝敬先生一份,先生却责问他:“谁叫你到处乱跑?”毛泽东答:“闷在屋里头昏脑涨,死背硬读也是空的。”“放肆!”先生气得涨红了脸,指着天井说,“我要你做一首赞井的诗。”毛泽东围着天井转了两圈,便开口吟道:“天井四方方,周围是高墙,清清见卵石,小鱼囿中央,只喝井里水,永远养不长。”这首诗借题发挥,颇有寓意,最后两句更是令人回味。毛宇居惊喜难抑,终生不忘。
    毛宇居,即毛泽启,又名蕊居、禹居、禹珠。他是毛泽东的堂兄,长毛泽东12岁。毛宇居为人正直、练达,诗文书法都好,颇具才学。韶山冲的乡邻常请他代写书信、对联等,有“韶山一枝笔”的美称,深受乡亲们的尊敬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3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后来毛宇居对毛泽东因材施教。针对毛泽东基础好、领悟力高,他就布置高深一些的教材让他学;鉴于毛泽东求知欲强,他就将自己的一些藏书借给他看,扩大他的视野。
一天,毛禹珠先生指着毛泽东在《左传》上写的一句批语说:“毛泽东,你把宋襄公不杀二毛的美德诬指为‘蠢猪似的仁义道德’,这是亵读圣贤的罪过,你知错吗?”毛泽东据理力争:“我没错,宋襄公本来就错了,后来他的失败就证明了他的愚蠢可笑。”“你还敢同先生顶嘴,看打!”毛泽东说:“我没错,不该打!”并一直不伸手出来。毛禹珠马上赶到毛顺生家告了一状,毛顺生连道:“反了!反了!”恨不得立刻就要教训儿子。毛泽东从窗外看到先生告状,父亲操起一根木棒,知道无缘无故的惩罚就要降临了。他不能接受这无理的责罚,也不赞成“父要子亡,不得不亡”的孝道,于是,他出逃了。
毛泽东出逃的消息传到父亲的耳里,他惊愕了。他请了村上人、亲戚朋友找了三天,好不容易才把人找到。自此以后,父亲对他体谅一些了,老师的态度也比较温和一些。从此,毛泽东对反抗压迫的斗争开始有了充分的信心。
毛泽东刚识了一些字,父亲就要他记账了,还要毛泽东学打算盘,学会算盘就在晚间记账。白天没有账记,例到田间做工。毛顺生对儿子们极为严厉,是个很凶的监工,稍有不如意处,便责打不饶。儿子们从未得过他一文钱,平时只能吃粗粮之食。每月初一和十五,毛顺生总给雇工吃鸡蛋和咸鱼片,但很少给过肉。对于毛泽东无论蛋肉,都不给他吃。
即使如此,毛泽东对父亲却有许多崇敬之处。
毛贻昌,毛泽东的父亲,生于1870年10月15日(清同治九年庚午岁九月廿一),卒于1920年1月23日(民国九年己未岁十二月初三),字顺生,号良弼,湖南湘潭人。毛家祖上原籍江西,明朝开国时,始祖毛太华随军远征南澜沧(今云南省澜沧拉祜自治县内),在当地娶妻生子。明朝洪武十三年(1380年),毛太华年老移居湖南湘乡县。十年后,他的两个儿子又迁到邻近的湘潭县韶山冲。这里位于湘潭、宁乡、湘乡三县的交界处,地处湘江中游西岸四十公里,群山环抱,居民以从事农业生产为主。从此,毛氏宗族在这里垦荒务农。到毛泽东这一辈,已传二十代,大约五百年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贻昌的父亲毛恩普(字翼臣)是个老实厚道的庄稼人,因为家境窘迫,不得不把祖传的一些田产典当给别人。15岁时,毛贻昌与湘乡县文芝仪(文锦薰)之女文素勤完婚。
毛贻昌16岁时曾外出当兵,退伍后回乡务农。17岁时就开始当家理事,因为负债被迫外出在湘军里当了几年兵,长了不少见识,也积累了一些银钱。还乡后,赎回毛恩普典出去的土地,不久又买进一些,增加到二十二亩,每年能收八十担稻谷。湘潭有着在湘中很有点影响的米市,毛贻昌善于经营,后来又集中精力去做稻谷和猪牛生意,资本逐渐滚到两三千元,还自制了一种叫“毛义顺堂”的流通纸票。在小小的韶山冲,可算是个财东了。
他20多岁的时候,家里还穷困潦倒。他与夫人文氏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夭折后,1893年、1896年又相继得到毛泽东、毛泽民两个儿子。欢喜之余,人口的增加使得他的生活压力加重。
毛顺生开始把目光转向商业领域。他最早是从做米生意开始的。大米的初加工,便是毛顺生创业的起步了。
毛顺生继续把钱用在生意投资上,并在银田寺的“长庆和”米店入了股。他还或多或少地雇用长工、短工。
20世纪之初,毛顺生发行“毛义顺堂”股票,并较大规模地使用股票,把邻里乡亲的余钱收集起来,以期增值;发给雇用者使用,则作为工资,可以暂时代替银两;发给生意同行,又成为定金,或者物值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-14 16:4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自酒席宴风波之后,毛贻昌已不再干涉儿子对他自己前途的选择,而是继续供他求学。当时已十六岁的毛泽东是很感激的。毛贻昌期望儿子将来成为同他一样生财有道的精明的人。一旦发现儿子的行为不合自己的准则,便用高压手段来管教,父子冲突就不可避免。
1910年,毛泽东十四岁那年,毛贻昌给他包办娶了个十八岁的媳妇罗氏,毛泽东始终不承认这桩婚事,从未和她同居。父亲也无可奈何,唯一能做的,就是把“毛罗氏”作为毛泽东的原配妻子写进毛氏家谱。
1910年秋,为了使家业后继有人,毛贻昌决定送毛泽东去湘潭一家米店当学徒,当时毛泽东爱国求学心切,敦请各位亲戚和老师从中周旋力劝,毛贻昌最终同意毛泽东去湘乡东山小学堂学习,毛泽东由此迈开了人生转折的第一步。这表明毛贻昌并非一味专断之人。
1917年之后的几年中,毛家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:几次被败兵勒索,又遭强盗抢劫,妻子多年的病痛日益加剧。面对这些,毛贻昌咬紧牙关,努力克服困难,继续支撑家业,而且更加关心公益活动。
1919年上半年,韶山嘴前的韶河上修筑石拱桥,毛贻昌积极参加修桥义务劳动,并慷慨解囊捐献。据“韶麓桥碑”记载,当年捐献的7个集体和8位个人,共捐银洋108元,一般人家捐一两元,而毛贻昌捐了4元,居个人捐款的第三位。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(请使用中文注册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